贵州省质量协会
搜索
搜索
1 1
2 2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/
/
/
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

质量推进

资讯分类

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

  • 分类:质量文化建设
  • 作者:贵州磷化集团:吴桂植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04 14:00
  • 访问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,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我就诞生在这云贵高原的乌江河畔,通过若干亿年的地质变迁成了磷矿石,这地方也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,很久以前就有高人对这里留有深奥的断言:“脚踏乌江河,石笋对石鹅,谁人识得破,金银用马托”。

在漫漫的岁月长河里,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类社会的发展,这地方诞生了两座县城——瓮安和福泉,我正好坐落在这两座县城之间的大山深处。

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

【概要描述】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,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我就诞生在这云贵高原的乌江河畔,通过若干亿年的地质变迁成了磷矿石,这地方也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,很久以前就有高人对这里留有深奥的断言:“脚踏乌江河,石笋对石鹅,谁人识得破,金银用马托”。

在漫漫的岁月长河里,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类社会的发展,这地方诞生了两座县城——瓮安和福泉,我正好坐落在这两座县城之间的大山深处。

  • 分类:质量文化建设
  • 作者:贵州磷化集团:吴桂植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04 14:00
  • 访问量:0
详情

 

 

   我是一块A层磷矿石,从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我就诞生在这云贵高原的乌江河畔,通过若干亿年的地质变迁成了磷矿石,这地方也就成了一块风水宝地,很久以前就有高人对这里留有深奥的断言:“脚踏乌江河,石笋对石鹅,谁人识得破,金银用马托”。

在漫漫的岁月长河里,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类社会的发展,这地方诞生了两座县城——瓮安和福泉,我正好坐落在这两座县城之间的大山深处。

    我在这里沉睡的年代太久远,起初没有名字,更不知道自己对人类有用。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中国改革开放后,一群地质科学家发现了我们,并对我们进行开采。随着一声声的炮响,炸开了山头,也炸醒了我们,发现这里因我们的存在,建成了一个世界级的磷矿开采和选矿单位——“瓮福磷矿”,这才知道我们是可以为人类作出贡献的。我们的种类有很多,地质学家对我们进行分类和命名,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叫A层磷矿石,简称A矿。其他的就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名为B矿、C矿、D矿等。我很高兴,把我排在前头,还认为自己是最高级的。可是我错了,我有很多不足之处:首先,我身上杂质多,特别是硅钙质、铁、铝等倍半氧化物含量比其他矿层高,加上我皮肤较黑,所以又叫我黑矿,而B矿皮肤比我白一点,就叫白矿。由于我含的杂质较多,按照常规选矿方选不出达标的产品,而且成本高,回收率低;其次,我埋藏很深,不宜露天开采,需要打洞进入地下开采,存在的安全风险很大;第三,我被B层矿压在下面,要对我进行开采,必须先开采B矿,否则B矿会不高兴,就会垮塌下来伤人;第四,瓮福发明“瓮福1号”特效选矿药剂并不适合我。这一连串的问题才知道,其实我是最差矿层。眼看着骑在我头上的B层矿在巨型装载机的挖掘下,装入那77吨的大卡车,从我的头上碾过运去加工,变成黄晶晶的化肥,变成各种有用的化工原料,走向社会,服务于人类。我也好想出去服务于社会,实现自己的价值啊!可我还被埋在这黑暗的十八层地狱里,没人理睬,怎么出去呢?想到人们对B矿加工出来的产品那种需求和喜爱,我真的是既羡慕又嫉妒。抱怨这世道不公平!难道瓮福把我炸醒了,却不要我了?

    其实是我小肚鸡肠了,瓮福并没有抛弃我,只是时机尚未成熟而已,他们一直在研究开发我的技术,并进行无数次开采和选矿实验,逐步探索出开采和选矿工艺,采选矿的专家们发表了不少论文,其中《瓮福磷矿大塘矿段急倾斜中厚多层矿体安全高效采矿方法》,以及《瓮福磷矿A层矿和B层矿的混合选矿实践》等论文让我看到了曙光:将我与B矿一起混选,虽然沾了B矿的光,还是让我激动不已。

常言说,好事多磨。正当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炸药、等待挖掘机、等待大卡车来对我进行大规模开采的时候,瓮福开发出了净化磷酸,这是瓮福技术创新和转型升级最成功的项目,为瓮福的发展壮大作出巨大的贡献,这是一个高科技产品,对磷酸的品质要求非常高,只有B矿产出的磷酸才能满足这种产品要求。作为A矿的我由于杂质较多,品质不好,对磷酸的品质影响大,如果把我参入B层矿混选,就无法生产出合格的净化磷酸产品。为了顾全大局,我只能又被搁置下来。我不禁自问,难道我就一点价值都没有?难道我将要继续永远地躺在这里吗?不!现在我已经被炸醒了,再也睡不着了,我一定要出去。瓮福的发展理念不是“善用资源,造福人类”吗?我也是正正宗宗的磷矿资源啊!只是杂质多一点、皮肤黑一点而已。 我相信“天生我才必有用”,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以及瓮福人的不断追求,一定研发出适合我的选矿技术,还是耐心等待吧!

    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瓮福人不懈的努力和追求下,技术工程师们终于研发出了适合我的“瓮福3号”选矿药剂和选矿工艺:在反浮选的基础上再进行一系列的特殊处理工序,使我的杂质含量下降,含磷品位提升,完全达到了指标要求。这在磷资源利用史上属于第一次技术突破。我终于等到了这一激动的时刻,实现规模开采。

当把炸药灌入我的体内把我炸出来的那一瞬间,像孙猴子被压在五行山下500年后被救出那样,兴奋得蹦蹦跳跳的。接着被铲入大卡车,送入破碎机,随着皮带运行冲进球磨机,这一路走来,我由大石块变成小石头,在变成粒径很细的矿砂,然后在水的作用下形成砂浆涌入浮选机,在“瓮福3号”药剂泡泡的作用下,把杂质不断地从我身上分离除去用水冲走,和我永别了,我得到了第一次心灵的净化。终于变成合格的矿浆装进那高大的矿浆储槽里,此时的我变得柔和、温婉、兴奋,随着搅拌机转动的旋律,我在槽内跳起激情、奔放的舞蹈,尽情的翻滚着,激动地等待着送到下一站,进行更高层次的磷魂洗礼。

    从选厂矿浆槽子出来,进入长长的输送管道,在高压泵的推动下,犹如坐上一趟长途过山车,突上突下,突左突右,时而翻山越岭,时而钻山跨谷,一路奔腾来到瓮福化工公司的精矿脱水装置。为了不影响净化磷酸的品质,我不能与B矿并肩前行,必须把我独立出来与B矿进行“五分”。即:分送、分装、分滤、分堆、分发。最难做到的就是分送、分装和分滤。

分送和分装,就是从选厂与B矿分开输送到化工公司脱水装置,分开装入不同的槽子,是实现“五分”的前提。从选厂到精矿脱水装置,要奔腾四十多公里的管程,只有一条管道,要分开是很不容易的,必须把输送速度、管道里程测量清楚,计算需要多少时间到达,当输送我的时候,两端的调度员必须联系好,计算时间,通知员工到现场,把我装切入专门的槽子。为了确保我一点都不能混入B矿,还必须提前切换阀门,把我送完,必须看到B矿出来之后,才把阀门切换到B矿槽子。宁可B矿混入我的槽子,也不让我混入B矿槽子。唉,还是白矿高人一等哪!谁叫我皮肤黑呢?

    分滤,就是与B矿分开过滤脱水,是实现“五分”的关键。脱水装置主要是用陶瓷过滤机,这种过滤机最怕的就是矿浆粒度细,因为容易堵塞过滤机毛细孔,而我刚好就有这方面的缺点。其实B矿也有这个缺点,但是B矿可以通过旋流器,把细矿分离出去送入浓密机处理。而我却不能进使用旋流器分离细矿,原因还是怕细颗粒的我进入浓密机与B矿混合。因此我的脱水速度慢,产量低。还有一个更棘手的问题,由于过滤速度慢,进入过滤机槽子后不能快速地脱水,过滤机槽子液位就会上升,就会从槽口溢流出去进入浓密机与B矿混合,这是要千万不允许的。因此,精矿脱水的员工们为了控制我的液位,跑上跑下开关阀门,实时盯住溢流口,忙得不亦乐乎,真是够辛苦的。

脱水后,有专门的皮带输送到专门的库房分开堆放,专门的火车皮把我分开发运到下一站,去完成我人生中最后一道脱胎换骨,成为人类有用的东西。我在火车皮里静静地躺着、想着,随着火车的汽笛声驶向远方!

    虽然我的缺点较多,但瓮福一点都不嫌弃我,为了善用资源,他们在不断地追求和探索,不断的改造设备,优化工艺,使A矿脱水能力逐年增加,2020年,预计瓮福生产出合格的我将达到了三十万吨左右,这是相当大的生产规模。

既然每年有如此生产规模,说明我在市场是受欢迎的;说明瓮福的技术的精湛的;说明我的品质是合格的。

我要感谢瓮福“善用资源,造福人类”的发展理念,使我实现梦想;勇于创新的瓮福,将不断追求卓越,常把废物变成资源“吃干榨净”。虽然目前我的杂质较高,相信总有一天,这些“杂质”将会变成有用资源,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。

    终于明白,原来是瓮福人识破了“石笋对石鹅”的奥秘,为当地人民创造了源源不断的财富!也为我——一块A层磷矿石的人生理想,找到了诗和远方!

关键词: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贵州省质量协会核心业务包括质量培训、质量交流、质量评价、质量咨询、质量宣传、质量文化建设、品牌培育等。...【更多+】

贵州省质量协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20 www.gzsaq.cn

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贵阳

联系方式:0851-86819818    联系邮箱: 3375521905@qq.com

联系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华北路157号

二维码

扫一扫,关注我们

贵州省质量协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20 www.gzsaq.cn     网站建设: 中企动力    贵阳     黔ICP备18010057号     联系方式: 0851-86819818   联系邮箱: 3375521905@qq.com  联系地址: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中华北路157号